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同志故事 » 正文

掰弯直男:我用八天把直男帅哥搞上床!

 人参与  2020-02-19 11:28  分类 : 同志故事  点这评论
我不是那种很色的男人,是啊,转眼我就成男人了,失去做男孩的权力。可象绝大多数的同性恋异性恋一样,我也喜欢看帅哥,我常用“帅得流油”来形容那些帅哥,后来有朋友纠正为“帅得流水”,让我很有些讲不出口的色情,也证明了我不是那种裸露性色情的人。
但我也碰到过一个帅哥拒绝我用流油来形容他,说很让人想起烤鸭。烤鸭怎么啦?不是很好吃吗?可他说烤什么不好非要烤鸭?我的妈呀,原来鸭字犯了大忌。也是啊,现在鸡都不是指家禽了,鸭虽也只是两脚,却指收钱上床的男人了。

因为本份,所以老实,象很多中国大地上的GAY一样,我在一拖再拖,拖到没法再自圆其说时,我结婚了。而令我无法想象的是,我竟然也能跟女人弄出个人来,我惊叹乎造物主的神奇,却不惊叹我自认为自己不是双性恋,我唯一爱的还是男人,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爱的是男孩了,说从喜欢比自己小的男人那一天开始,你就老了。得知这一结局时,我恨不得撕掉那本书,可我却仍是没法不只喜欢男孩。

说起我的一拖再拖,恐怕GAY界里没有人有我如此的做法。我不跟家里云里雾里说什么不合适没碰到缘分没来什么的。我直说,我那方面有问题。在姐姐的一再逼问下,才告诉她,是不能跟女人上床做那事,我也看了很多医生,这不,这两年的钱大多用在看病上了,只给家里寄了那么十几万,心里很过不去呀。

本以为姐姐可以在家里给我打个圆场,却不想,不到半个小时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讲话的自然不是母亲,还是姐姐,可我听到了母亲一旁抽泣的声音。没说两句电话被母亲抢过去了,声泪具下的——

“孩子,你怎么啦?怎么都不跟我们说呢,害我们还整天追逼你结婚。回来吧,我们给你找个医生,好好休息。家里你都安排得很好啦,房子不都起了五层嘛,现在除了那些官员和暴发户,就算我们家的房子好啦。你寄回来的钱,我跟你爸,下辈子都花不完的啦,你不用那么拼命了……”

我的天哪,我还第一次听到母亲的哭声,长这么大。我一直感觉自己的父母都是农村人那种只会死死干活存钱,只会逆来顺受的人,跟他们的聊天总也不是特别多,而且中国农村人的含蓄让外人看来都很平淡的。可母亲一下子说出一筐的话,句句掏心,我还真的不知说什么呢。可我没哭,只是感觉自己很温暖,从来没有如此感觉过。

正是如此感觉,我决心结婚,象很多的“孝顺”GAY一样,把结婚当成礼物送给我的父母。我也知道,结婚面临很多,甚至包括我后半生的幸福,可我认了。父母百年之后,我就跟妻子离婚,过回我的GAY样生活,把GAY样年华重拾。这样的想法,一度让我恨不能马上告诉母亲我要马上就结婚。
其实,母亲后来没再追我结婚的事,似乎一夜间他们都明白了。有一次,父亲竟然跟我说,就不要结婚吧,跟母亲商量好了,也不想抱什么孙子,就跟着我过完一生就够了。可我却主动跟父亲说,我要结婚,就要给他们一个孙子抱抱。那句话,我说得很壮烈,内心里用了一生的筹码来赌注。

“孩子,真的不要为难自己。”父亲说的,口气里好象知道我对于婚姻就如上刀山。是啊,从前我给他们灌输了太多关于婚姻的无奈思想了。

我于是结婚了,妻子是姐姐介绍的一个朋友的妹,以我在家里流传下来的好名声,想嫁我的可是很多啊,有时我自己都感到很对不起别人,又恨我只有一个身子,否则可以满足所有粉丝了。我的好名声就是诚实,诚实地没有吃喝嫖赌的陋习,诚实得不会讲粗口,诚实得假日里守着一个家大门不迈二门不出,诚实得很有些仙风道骨的不流凡俗。当然了,同龄的男孩从亲看不起如此诚实的我,后来想看起我这个外出捞金不少的童伴却发现我鲜有回家的机会。

当然包括床上伺候我的妻子,我也,鲜有机会。

儿子都出世了,算来我跟妻子,也就有过那么两次性的经历,有时我都很怀疑,甚至于惊叹自己精子的存活率。看了很多书,都说用手多了会影响精子成活,可二十几年的成长我没少手过,加上跟男孩上床,算来总有平均一天一次的高潮吧,可我,就是弄了个孩子出来,而且只两次就得程了,省事不少。

那个被称为我妻子的女人,我真的在每次对人说出口时,都有那么百分之一秒的卡壳,从内心里不接受是我的女人,至少不该是我的爱人。妻子总说我不爱她,可她又不觉得我是坏人,因为家里一切都是我调动好的,没有不方便的用度。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贴着我的身体,说我不爱她,那时,我摇摇她,都懒得去抱,然后告诉她我一直是这样。而这时的妻子,又象不该责备我似地说我其实真的很好。

我那时,想着有过和没有过的男孩,就睡着了。从前有个朋友带了个直男参加我们的聚会,谈起些性的活动,直男大谈去剧院看电影时有女人主动帮他**,又说起曾去温州城让小姐帮忙打飞机,不料小姐竟然用口,而且是很舒服,那是他第一次享受到**的味道,原来是如此舒服,“舒服到睡着了”。

我们大笑,如此舒服,怎么能睡着呢?直男却毫不脸红,我们怂恿着朋友说去试试直男是不是那么舒服,直男不拒绝,竟然说有空可以试试。把我们吓了一跳,原来现在的直男是如此容易摆平,怎么舒服怎么来呀。可现在,我竟然也可以很舒服地躺在妻子的身边想别的男人,以至睡着了。

变了,我也变了。

妻子留在家里,深圳,还是我孑然一身的地方。我还是有我的男朋友,虽然我很想跟他地久天长,可我却说不出口也不敢答应他的地久天长的要求,因为我知道我结婚了,而且我有个家,家里有父母孩子。

不知道其他的GAY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婚姻以及婚姻外的BF恋,我却是很害怕,很怕承若,怕承若后影响到我的法定家庭,虽然我是那么抗拒那个女人,可我不反对我自己的孩子。有时我也觉得自己自私。

还好,我没有碰到要跟我一生一世的男人,虽然有的可以保持甚至一年的关系,可他们都没有要提出跟我过一辈子。不知道是我的小心还是他的小心,是怕承若动摇了他的决心,还是承若惊动了我的安全。跟BF甚至可以一起去见网友,也评说网友的举动,猜测网友的JJ的大小,分享上洗手间时看到的大好JJ.可做爱时,我们还是如此融合。

常有人说爱情和性是分开的,从前我一直很反对,可结婚后我却发现,这两者还真是如此地特立独行呀。男人在用下半身思考时,上半身其实也没有闲着,他们考虑更多的还是一个安稳天下的环境。所以李隆基忍痛赐死杨贵妃,而风流才子徐志摩可以看着自己的妻子陆小曼跟其他的男人躺在烟榻上吸食大麻。而我,常在闹海里想,我的妻子在外面会不会跟别的男人上床呢?如果真是那样,也只好由她吧,谁叫我瞧不上人家碗里的饭呢。

有那么一次跟BF做爱,他问了我许多跟女人的关系,怎么个做爱,怎么能接受,手感如何,在做活塞运动时会不会很恶心,一系列让异性恋听来可笑而荒唐的问题。我如实想告,我告诉BF在活塞运动时我只想到男孩的白嫩屁股,因为我真的无法面对一个女人。在我终于都一泻无奈时,以百米的速度离开了妻子跑到洗手间去了,打了好几回沐浴露来洗JJ,好象生怕粘上个什么似的。
BF听了越是激情,甚至乎叫着要跟我和我的老婆玩三人。呵呵,那样冲血的时刻,我答应了。然后他又叫我离婚,说以后只跟他做爱,我也答应了。人在两种情况下说的话不算数,一是喝醉酒时,一是做爱到高潮时。

我不是那种很会招惹人的人,哪怕看到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人,我也只能默默地看,然后在不得不离开时心痛,是真的思而不见的心痛。有时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某种精神疾病,因为我知道一个人不可能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东西,更况是我这样一个凡夫俗子。可我心痛,随时随地心痛,有时走在街上,玩在舞厅,工作在公司,似乎都是给我的一种罪受。那是逛想症吗?
帅哥窝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 评论(
  • 赞助本站

赞助阳光地带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标签列表

最近发表

天气预报

    热门文章 |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最新留言

首页 校园小说 帅哥图片 耽美小说 中年小说 军人小说 长篇小说 短篇小说

Powered 阳光地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7008423号-1

全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