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同志故事 » 正文

阳光地带:小GAY情窦初开第一次见网友

 人参与  2020-03-18 11:28  分类 : 同志故事  点这评论
人生有许多第一次,它们都异常珍贵,失之不可复得。唯有珍惜,才能让它们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不过,有许多第一次,它们却难以让人启齿,但,无论怎样,它们也是构成人生的不可缺少的旋律……
总感慨缘分可遇不可求,倏忽之间,他和他便从陌生人过渡到了恋人,缘分来得太快,两个男生的感情亦是如此。

第一天

曾经的一段感情,令他久久难以忘怀,相见未见的境遇成为一生的遗憾,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临时购票,1400多公里,近17个小时的旅程,他到了他所在的城市,果然有“千里面基”的勇气。

列车驶过一站又一站,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他有点紧张,也有点后悔,责备自己是不是太草率,想到三年前的那段往事,他的自责渐渐消失了,天越来越黑,终于到了目的地。他发来信息说此刻就在站外等着他。车上的他又开始紧张起来:见了面,他不喜欢自己怎么办?

他载他回家的路上,去买了许多冷饮,老板算好账后,他却一一问价,这令从异地来的他有些茫然,因为他通常都是买好东西,结账走人,账目在预料之中的,他从来不会去询问每一件商品的价格。他觉得他蛮认真的,不像自己对有些事大咧咧的,果然,粗心的老板算错了账,不过不是算多了,而是算少了……

到了小区,五楼,他背着沉重的旅行包(其实也不算太重,但坐了一天车的他有些疲惫)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走,他想:如果他够体贴,会帮自己拿一下吧。但,他并没有这个意思,他自己背着包上了楼。

他住的是公司的房子,房子里有一些公司的东西,有一个同事来检查,同事走后,他接到电话出去拿什么东西。回来后,他看到坐在床上休息的他,提出让他抱抱他,他迟疑了下,还是抱了抱他。休息了一会儿,他要带他去超市买些东西,再带他去吃饭。

也许是旅途劳顿,他看到他在超市没有目标的到处逛,他有些心烦,但却没有表现出来,他拿起一样又一样食物,问他想吃什么,他坐车坐得一点胃口也没有,便对他说:“你喜欢吃什么就选什么吧。”两人从超市转了一会儿,选了一些东西,结账后,他在认真看账单,他提过东西,因为有两瓶红酒和12罐啤酒,所以他觉得有些重,他终于看完账单了,伸手拎过一个较重的袋子……

路上,他又问他晚上想吃什么,他依然没有明确的回答,让他做决定。他说带他去吃大盘鸡,他心里暗笑:曾经他不远万里去死党的城市,死党也说要带他去吃大盘鸡,不过这诺言一直没兑现,今晚他却可以来兑现了。虽然他对肉食不太感冒,还是带着开心的表情说:“好啊。”

他们来到吃饭的地方,放下东西,点了菜便坐下等着,等了好久菜还没上来,他让他去催一下,他心里略微一惊:主人不去催,反倒让客人去催菜,中国的请客礼节似乎不是这样的,最初他没有去,经不住他的唠叨,他去催了一下。如果说印象分的话,那么他在他心中的分数正在一点一点下降。

菜上来了,老板又送了一盘面,从外地来的他不喜欢吃面食,但勉强吃了一点,两人吃得很少,最后只好将菜打包带回家。回家后他说想去他家附近的公园转转,因为他在电话里对他讲过家附近有一个较出名的公园,公园池塘开放着许多荷花。他说时间太晚了,没有答应他。两人便躺下休息,他让他去洗澡,他坐了一天车,也想好好洗个澡,但他想到了什么,便说自己太累,明天再洗。他没有勉强,两人在床上闹了一阵,便睡了。

因为不到周末,所以他还要上班,他起床洗完澡叫他也起床,他说自己不想起,想再睡一会儿。他说不行,让他起来陪他去吃早餐。两个人下楼一起吃了早餐,异地的食物真让他难以下咽,他勉强喝了汤,吃了一点饼。因为上午公司的人要来核查,所以他决定在他上班的时候,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逛一逛。他带他去了有喷泉的公园,便上班走了。他在公园逛了一圈,看到公告上喷泉喷放的时间便坐在石柱旁等待。可惜过了时间喷泉还是没有喷,他有些失望地离开了。他一个人漫步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欣赏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

中午,他下班回来了,将昨天打包回来的菜热了下,吃完饭,他让他去刷碗,他的理由是他做饭,他刷碗,这理由让他“无可辩驳”,他起身去刷了碗。厨房有些狼藉,水槽里长了绿色的东西,他顿时觉得他懒得真够可以,他刷完碗,无心再收拾。睡过午觉,他去上班了。两人说好晚上去买金鱼,因为偌大的鱼缸里只有两条非常小的鱼。

下午他在家里无聊,上网告诉一个朋友,自己到了那座城市,朋友一听,有些气愤,说半个月后再说话。朋友说他和他只认识了几天就可以千里迢迢去面基,他们认识几年了,却没见过,这让他心理怎么能平衡。他顿时有些无语,没想到朋友说出的是这句话。男人啊,男人。

晚上,他下班后两人一起去买鱼。路上他问他把门口的垃圾扔了没有。他回答说扔了,心里却想:他中午上班的时候不扔,却等着他扔,这人……

到了花鸟虫鱼市场,他在那挑金鱼,果然他又发挥了他在超市里的本领——大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犹豫不决中,挑选了几条鱼,然后不满意再放回去,再挑,再放回水里,终于挑好了几条,回家的路上又吃了当地的“名吃”,依然是面食,依然是等了好久,他只能默默忍受,当他看到有些后来的客人点的菜都上了桌,他们的面还不好时,他有些按捺不住了,对他说如果下一份再不是他们的,他们就走吧。东北人的小火爆脾气啊,顿时暴露无遗,哈哈。他似乎等的也有些烦,回答说:“好。”

吃完饭,到家,他把鱼放在鱼缸里,两人去了公园。路上他去买烟,他不让他抽烟,他说只是偶尔抽烟,他没再管。到了公园,他拿出烟抽,他一闻到烟味,想到昨晚kiss的时候,那烟味,让他很反感。但他没说什么,只是将不悦放在心里,慢慢地累积……

公园里,他的行为有些“过分”,毕竟是公共场合,他不希望他如此“招摇”,但只能容忍他的行为。他那近乎“粗俗”的行为,让他有些尴尬,他催促着:回家吧。

回家的路上,走在荷花池塘边的小道上,他又动手动脚,他有些烦感,又不好发火,他看到不远处坐在石椅上的一对情侣听到他们的声音走开了,他更觉尴尬,只想快点回到家。

到家洗完澡,两个人躺在床上,他又蠢蠢欲动,他配合着,当他想进一步时,他拒绝了,但是他却还想尝试,当时,他心里有些难过,这个圈里果然是这样,“实践出真知”,这一次又会让他刻骨铭心吧。他决定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第三天

早上起来,洗完澡要去吃早餐,他说要洗一下这两天的衣服,在火车上穿的衣服已经脏了,他问他用哪个盆子洗衣服,他说直接用洗衣机洗就好了。他说就两件衣服,夏天衣服薄,手洗就好了。他说他还有几件衣服,凑在一起,放在洗衣机里正好一起洗了。他一听,心中不悦:才来两天,是要把自己当保姆么。吃完早餐。他让他去买菜,说中午在家做饭吃。让他焖好饭,又问谁炒菜,他模仿着他曾经的理由说:“我做饭,当然你炒菜了。”

他买好菜,回家,打开电饭煲一看,里面的蒸笼上都长了一层黑东西,锅里还有水,电饭煲的内胆上锈迹斑斑,他突然想到一个赞友写过的东西,大意是打开饭锅一看,里面都生了虫卵,那场景着实让人恶心。这人到底有多懒。他没心情再去想焖饭的事,他只想快点远离他,远离这个城市。订好回程票,他手洗了他的几件衣服。他发信息告诉他中午不要在家吃了,在外面吃吧。

中午他问他怎么没焖饭,想到在外面吃,他说了电饭煲中的一幕,他听完,很淡然地说,那是一个月前用过的……他听了很是无语。吃饭的时候,他对他说工作上有事要忙,可能要回去了。他问是哪天回去,明天就是周末了,计划着两个人一起好好玩的。他说没办法,工作要紧。之后他说上午只上了一会儿班,便请假去看新房子了,新房子正在装修,他让他晚上5点半去公司找他,下班后两人一起去新房子看看装修进度。他说:“好。”问他怎么去他公司,他说坐2路就可以。

两人回到家,躺在床上准备午睡,他让他亲他,他迟疑了下,没有去接吻,他问为什么,他找个理由敷衍过去。其实迟疑就代表不愿意,不想。这才是最真实的理由。

晚上他出了门,发现家的附近根本没有2路公交站点,他一边用手机查找,一边问人,走了一段路找到了2路公交站点,5点半他准时到了他的公司,打电话通知他,他说自己在加班,让他去公司附近的一个公园转一转,他忙完就出来。他无聊地在公园转了又转,一个多小时仿佛一个世纪般冗长,再次证明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正确的。

他终于下班了,带他去看新房子,在路上,他告诉他订好票了,晚上就要走了。他听了说不同意,明天就是周末,他计划好了一切,他说不同意也没办法,工作重要,自己要回去了,此刻,他去意已决。

看完装修进程,他要带他去吃西餐,他说不想吃,只想吃米饭和炒菜,他这才想起,他说过不喜欢吃面食,但这两天却在一直吃面食。他说感到抱歉,带他去了川菜馆。

吃完饭,他要带他去超市买东西,他说不用买,在车上也吃不下东西。他还执意要买,他喜欢吃玉米,他买了玉米说回家煮好后带到火车上吃,又要给他买各种各样吃的,他都拒绝了。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很好,但却有他无法接受的一面,他只想离开,尽早离开。

回到家,他知道离开就再也不会回到这座城市,见这个人,便提出再去公园散散步,但他没有同意,说晚上他就要走了,要做些“重要”的事。

两个人在床上,他说的重要的事无非就是滚床单,这一次他拒绝了,他说来了几天,两个人都没有好好聊聊,只要一躺在床上,他就会蠢蠢欲动,他说好吧,便不再勉强他,躺在一旁静静听他讲了一些事,他告诉他如果没有三年前那段往事,他绝对不会只在认识几天后,就不远万里跑去见一个人,那段记忆让他悔恨终生,所以,他不想再错过,再留下遗憾。曾经两个人近在咫尺,却控制住不去见面,不想成为圈中人津津乐道的“笑谈”,最终只留下怀念。如今,两个人相隔千里,却在认识十多天后去相见,如此大的反差,只因他曾受过伤。

他听他讲着讲着,竟然昏昏欲睡,他心里暗自叹息:原来聊天谈心竟然是催眠药,如果提到XXOO,他便精神百倍,他没再容忍,开门见山的说:“你不是对上床一事兴趣不大么,为什么这几天只要两人往床上一躺,你就想入非非,两个人说说话,彼此多了解一点不好么?”他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便简单的讲了一些事,讲到他的前任,说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他不想再提起,为什么他还让他讲。他回答说:“不一定非要讲你和前任的故事,讲讲家人、朋友、同事之间的事都可以……”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他又蠢蠢欲动,他本来就没想过接纳他,所以他并没有得逞。

送他去车站的路上,他说感觉到了他刚才一点也不想做,但是却没拒绝他,看来他很包容他。他心里一想:包容谈不上,好歹几天的感情,不能XXOO,肌肤之亲也权当是对这段匆匆而来,匆匆而逝的感情的祭奠吧。

他进了车站,转头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回去吧。他坐在候车室想着这几天的事,心乱如麻,如果曾经的不见是一段莫大的遗憾,如今的相见又算什么?他思绪凌乱,脑海中纠结出一团乱麻,此刻车站提醒乘客检票的声音响起,他走到检票的人群中,检票,上车,火车开动的那一刻,他想终归要有个结局,发了信息告诉他,自己走了……

人生中的第一次,无论是对的,还是错的,都会定格成一帧帧画面,保留在我们的人生影集中,当我们翻看我们的人生影集,或许感慨自己不懂珍惜,错过太多;或许轻轻摇头,责备自己意气用事,犯下太多错。

朋友得知这段经历,安慰道:你从来就没犯过什么错,犯几次也好。但是,错误就是错误,还是尽量少犯,争取不犯吧……
帅哥窝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 评论(
  • 赞助本站

赞助阳光地带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

标签列表

最近发表

天气预报

    热门文章 | 最新文章 | 随机文章

最新留言

首页 校园小说 帅哥图片 耽美小说 中年小说 军人小说 长篇小说 短篇小说

Powered 阳光地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7008423号-1

全站搜索